關注: 手機客戶端

 

學習慶軍,緬懷慶軍

  發布時間:2019-07-18 10:02:49


    慶軍是1993年省法院面向社會招考的第一批人員,我是1994年省法院接收的最后一批大學本科畢業生,我們進入省法院的起點都在民庭。

    我剛分配到省法院時候,法律研究生很少,民庭的三個研究生都在綜合組。第一年實習期過后我也分到綜合組,我倆成為了更進一步的同事。到綜合組我不太情愿,畢竟大學生滿腦子想的都是辦案,慶軍就常拿自己舉例子開導我,但看的出來,其實他也很想去辦案,與其說開導我,不如說是看到有個同樣苦惱的新人心有戚戚焉。說歸說做歸做,真寫起材料來,慶軍還是很認真的,首先是一筆好字,當時我就發現他有記工作筆記的習慣,直到他去世,看到他自己編號的十九本日記,才知道他記了這么久,二十五年不中斷地做一件不足為外人道的事,想想也只有他能堅持下來。他寫東西還有一個特點,就是不愛查閱資料、引經據典,但條理清晰,出手很快,所以一些“急就章”往往交給他。但他很少發表文章,有時我寫點東西見個報得個獎,他看后會說句“弄得不賴”,也沒有羨慕嫉妒恨。后來最高院評選優秀法律文書,他的一篇入選后,得意地給我炫耀,看得出來,與發表文章相比,他更看重辦案成果。

    綜合組開始是不辦案的,辦案組老同志當時多是軍轉干部,遇到難題愛找綜合組的秀才們出出主意,這時候慶軍是最積極的。慶軍沒有書生氣,和老同志經常吵得不可開交,甚至沒大沒小老余老盧地叫,哥們一般,讓我很羨慕。后來綜合組逐漸也開始辦一些疑難案件,慶軍積極性是最高的。自從開始辦案,歷經民庭、審監庭、賠償辦、立案二庭,慶軍就再沒舍得脫下這身法袍,哪怕他病到了那種地步,在日記里記得還是案件。慶軍手術接受的腎源是同一個捐獻者的兩個腎之一,另一個患者手術很成功,這說明腎源沒問題,想想就是最后兩年他把精力耗盡了,沒有接受手術的身體條件了。現在都在講初心,我覺得初心在他身上體現的最純粹,從入行到去世,他用二十五年時間只做一件事:當好一名法官。他用生命踐行了初心,得到了始終。借用一個詞叫“官本位”,慶軍是我見過“法官本位”最強的,對法官身份的認同真是達到舍生忘死、慷慨赴死的地步。我有的時候會想,如果慶軍手術成功了,他沒有離開我們,他會宣傳自己嗎?還有人知道這些事跡嗎?我想以他的性格還是會繼續回到工作崗位,默默無聞當一輩子法官,平安退休,但對他來說,這輩子也就圓滿了。“不忘初心,方得始終”,自終點回溯起點,慶軍的初心始終未改,他是個始終如一、有始有終的人。

    展開思考一下,我們要樹立什么樣的典型?法官的職業特點需要什么樣的典型?由于崗位不同,刑事法官、執行法官在辦理大要案和執行案時,公安色彩較濃,老百姓喜聞樂見,符合宣傳特點。民事法官我印象比較深的是上世紀末推出了兩個典型,一是東北的金桂蘭,二是北京的宋魚水,前者是基層善于做調解工作、案結事了的代表;后者是專家型法官、勝敗皆服的代表,二者都做到了極致,后面民事法官的宣傳大都是新典型走老路。以這兩種典型來衡量慶軍,他的事跡都不夠突出。但我覺得慶軍是另一種代表,即職業尊榮感無比強烈,在法官基于各種原因離職做律師的今天,他始終覺得當一名高級法院的高級法官是自己的榮耀,是父母、妻子、孩子的榮耀,是家鄉的榮耀,在他的影響下,他的兒子李然考上了重慶大學法律專業研究生,也走上了他法律初心之路,算是對他最大的告慰和傳承吧。

    典型有兩種,第一種是有所作為的事跡很突出,天花板很高;第二種是堅持有所不為,底線很高。慶軍的事跡難于挖掘就在于他是后一種典型,這也是大多數法官的代表。剛開始接受采訪時,我總結過他有“三不”:不向領導伸手要官,不向當事人伸手要錢,不向朋友伸手要幫助,作為王屋山走出來的一名共和國高級法官,他用不算長的職業生涯最好地詮釋了大山的性格:壁立千仞,無欲則剛。現在想想他豈止是“三不”。法官和醫生很相似,一個披白袍,一個披黑袍,一個治身體疾病,一個治社會疾病,追求的最高境界都是恢復原狀,事了拂衣去,深藏功與名。好法官可以被宣傳,但從不愿主動宣傳自己。法官是孤獨的職業,做的是衡平的工作,智商情商俱佳、內功外功皆好,似乎也不是法官的最佳模板,我覺得慶軍身上那種執著近乎愚的性格才是最好的法官性格。

    今年4月20日,民四庭黨支部全體黨員來到慶軍的家鄉濟源,緬懷慶軍,學習慶軍。通過學習,對這里誕生出的“愚公移山精神”有了更深的感悟。首先,做人要有情懷。觀看修建愚公渠英雄訪談時,給我印象深刻的有兩位。一位是畢業于南京大學土木工程專業從省水利廳下放到濟源的技術員丁懷謙;另一位是十八歲替兄修渠的女英雄衛玉榮。丁懷謙邊挨批斗邊琢磨專家都放棄的修渠計劃,常帶著四只“壁虎”(勘探員)飛檐走壁,也曾失足落下懸崖幸虧被小樹托住幸免于難;衛玉榮憑著一股勁兒,整日泡在工地上整月洗不上一次澡, 把男人都難以駕馭的輪捶打釬練成絕活,在那個沒有獎勵,一天上工一毛錢的歲月,他們究竟為了什么這么拼?丁懷謙的回答是:讓濟源人民從此不缺水;衛玉榮的回答是,不讓工地的紅旗丟掉。看著他們,想想慶軍,覺得濟源真是愚公傳說的源頭,沒有情懷,沒有大愛,沒有一股愚勁兒,他們的事跡是做不出來的。其次,做事要有工匠精神。愚公移山是道家傳說,被新儒家升華為正能量,最終毛主席把它上升為民族精神,和長征精神一起成為我們的精神財富。愚公移山故事里有個智叟,襯托了愚公上千年。新時代的愚公則是二者的結合體,丁懷謙、衛玉榮、李慶軍都有股“愚勁兒”,但也都是行家里手,新時代賦予了愚公精神新的內涵,任何一個小角色,在新時代里都能在本職工作中做到極致,工匠精神是愚公精神的新傳承。

    斯人已逝,精神猶存。學習慶軍,做一名有情懷、有職業精神、有所為,有所不為的法官,應當是我們對他最大的緬懷。


 

 

關閉窗口

体彩20选5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