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 手機客戶端

 

河南高院發布律師調查令十大典型案例

  發布時間:2019-08-08 11:28:50


    一、朱某梅等申請執行周口市某養老公司民間借貸糾紛案

    朱某梅、劉某安申請執行周口市某養老公司(位于商水縣)民間借貸糾紛一案,2018年12月太康縣法院立案執行后,要求商水縣某局將應發放給養老公司的征地補償款420萬元提取到法院賬戶,商水縣某局以養老公司在該局沒有征地補償款為由,拒不履行協助義務。2019年4月22日,申請人代理律師向太康縣法院申請調查令,調取了商水縣某局關于征地補償款的審批、發放手續,顯示養老公司應得的征地補償款并未領取。太康縣法院認為,商水縣某局負有法律上的協助義務,決定依法強制扣劃該局在銀行的款項,并擬對該局予以處罰。2019年4月28日,商水縣某局懾于法律的威力,主動將養老公司應得的征地補償款332萬元匯入法院執行款專戶,該案順利執行完畢。

    典型意義

    本案得以順利執行,其中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律師持調查令對財產線索進行詳細核查,與法院調取的證據相互印證,更加全面掌握了被執行人財產狀況,為人民法院采取進一步的執行措施打下了堅實基礎,發揮了重要作用。

    二、趙某福申請執行劉某征買賣合同糾紛案

    趙某福申請執行劉某征買賣合同糾紛一案,執行標的199.2萬元。2018年11月14日,長葛市法院立案執行后,經過多方調查、查詢,未發現被執行人有可供執行的財產。期間,申請執行人趙某福的委托律師向法院提供信息,被執行人劉某征可能以其未成年子女劉某的名義,在長葛卓越房地產公司開發的新區香格里拉小區購買有房產。

    經當事人申請,2019年 6 月 4日,執行法院向趙某福的委托律師簽發律師調查令。律師在長葛市新區香格里拉小區破產管理人處了解到,2012年劉某征以劉某(1995年出生)的名義簽訂購房合同,購買房屋一套。據此,執行法院依法對該房產及時予以查封。后續評估、拍賣程序正在進行中。

    典型意義

    本案中,在法院線上線下查控無法取得更為全面信息的情況下,充分發揮申請執行人熟悉被執行人家庭財產情況的優勢,由持令律師對被執行人的財產進行更加全方位的查控,發現了被執行人隱匿的財產,推動了案件的順利執行,為接下來案件的執結奠定了良好基礎。由此可見,律師調查令對于補充人民法院網絡查控措施的不足,及時發現被執行人的隱匿財產,解決被執行人逃避執行、規避執行問題,具有重要意義。

    三、王某平申請執行毋某安等民間借貸糾紛案

    王某平申請執行毋某安、毋某新民間借貸糾紛一案,執行標的450萬元。2018年5月7日,溫縣法院立案執行時,毋某安、毋某新以其商鋪等財產抵債230萬元,剩余220萬元與申請人達成和解協議。和解協議生效后,毋某安、毋某新在僅支付20余萬后便杳無音信。執行法官經網絡查控,沒發現有可供執行的財產。案件依法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今年初,申請人到法院反映,毋某安和毋某新在北京市、河北唐山市等地可能有財產,申請恢復案件執行程序。2019年4月,溫縣法院依職權向申請執行人的代理律師簽發了調查令,由代理律師異地調查二名被執行人財產信息。律師在兩地分別發現了毋某安及其妻子名下的土地和房產,法院立即對上述財產進行了查封。2019年5月,毋某安和妻子迫于壓力,主動找將80萬元款打入申請人賬戶,并表示下欠款項兩個月內還清,促進了案件的順利執行。

    典型意義

    本案中,因為被執行人所擁有的財產在北京市和河北唐山市,針對這種情況,執行法院依職權向申請人的律師出具調查令,及時查找被執行人的財產線索,并得到了被執行人所在地自然資源局、不動產登記管理局等相關部門和社區的積極配合,取得了較好效果。上述情況表明,律師調查令的推廣具有一定的群眾基礎,也得到了社會各界的了解、理解和支持。

    四、王某梗申請執行李某東民間借貸糾紛案

    王某梗申請執行李某東民間借貸糾紛一案,執行標的10萬元。2019年1月10日,滑縣法院立案執行后通過網絡查控系統查詢了被執行人名下銀行存款、證券等財產,未發現有可供執行財產;查控發現其有兩輛五菱牌車輛,并予以查封,但上述財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2019年5月30日,申請人的代理律師向滑縣法院申請律師調查令,要求調查李某東近一年期間銀行賬戶交易明細。法院審核后認為,該申請符合法律規定,于當日向申請人的代理律師簽發了4份律師調查令,調查李某東在河南滑縣農村商業銀行等4家銀行、20個賬號近一年的交易明細。律師經調查得知,被執行人李某東的三個銀行賬戶近期均有交易往來,但均是當天轉入即轉出,規避執行的故意明顯,其行為已涉嫌拒執犯罪。據此,申請人依法向滑縣法院提起刑事自訴。目前,被執行人李某東因害怕被追究刑事責任,正多方籌措資金,積極與申請人協商履行法律義務。

    典型意義

    本案中,申請人的代理律師適用律師調查令,查詢到被執行人名下4家銀行、20個銀行賬號的交易明細,掌握了被執行人轉移、隱匿財產的重要證據。據此,申請人依法向滑縣法院提起刑事自訴,形成了強大威懾,推動執行工作進入了“快車道”。該案的執行過程,也充分說明了律師調查令在發揮律師的主觀能動性,提高執行效率方面的重要意義。

    五、左某圓申請執行單某芳等民間借貸糾紛案

    左某圓申請執行單某芳、張某祖、李某圈、李某陽20萬元民間借貸糾紛一案,2017年8月21日鄭州市中原區法院立案執行后,先后采取網絡查控、實地調查等執行措施,查控4人名下財產,包括銀行存款、房產、證券、車輛等,同時對4名被執行人采取限制高消費、納入全國法院失信被執行人名單等措施。2018年10月30日雙方達成和解協議,張某祖向申請執行人分批支付18萬元,左某圓撤回執行申請,案件終結執行。

    2019年2月28日,因被執行人未按照和解協議履行義務,左某圓申請恢復執行,并申請律師調查令,對被執行人的養老金賬戶進行查詢。2019年 5月9日,中原區法院按照相關規定簽發了律師調查令,授權律師前往鄭州市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中原分局調取被執行人養老金賬戶開立及養老金發放信息。律師經調查得知,被執行人單某芳、李某圈系國棉四場退休職工,在有關部門均開設有養老金賬戶,每月有養老金固定收入7216.44元。據此,執行法院及時啟動財產控制程序,依法對二人名下開立的養老金賬戶予以凍結。

    典型意義

    本案中,執行法官通過律師調查令的適用,拓寬了查找被執行人財產線索的渠道,推進了案件的精準執行,在依法保護申請執行人權益的同時,實現調動一切力量共治執行難的目的。

    六、某銀行鶴壁分行申請執行河南省某公司借款合同糾紛案

    某銀行鶴壁分行申請執行河南省某公司借款合同糾紛一案,執行標的1000萬元。2018年2月2日浚縣法院立案執行后,經網絡查控發現,該公司名下的房產已被其他法院查封,無法處置。在向申請執行人說明情況并征得其同意后,2018年6月12日浚縣法院依法終結本次執行程序。

    為更快、更準確地查找到被執行公司的實際財產狀況,2019年6月6日,浚縣法院為申請人的代理律師簽發了調查令,授權其調取、查看被執行公司的注冊登記、對外投資、持股信息等情況。律師到浚縣工商登記部門查看了被執行公司的股東信息,又到浚縣各銀行查閱了股東銀行流水信息,發現股東閆某某出資不實,遂依法申請人民法院追加股東閆某某為被執行人。根據律師調查的初步線索,目前浚縣法院正進一步調查核實,以決定是否恢復執行程序并追加被執行人。

    典型意義

    本案中,當事人的代理律師在調查令的幫助下,查找到了被執行人的有關信息,補充了法院網絡查控的不足,方便了申請人通過合法途徑獲得案件線索和財產線索。可以說,正是因為有了律師調查令,這起已經進入終本程序的案件才柳暗花明,再次燃起了“起死回生”的希望。

    七、吳某勇申請執行韓某濤民間借貸糾紛案

    吳某勇申請執行韓某濤民間借貸糾紛一案,執行標的130萬元。2018年1月9日,尉氏縣法院依法查封了韓某濤位于鄭州市金水區鑫苑西路10號院一處房產,后依法對該處房產采取評估、騰空、拍賣等強制措施,競買人焦某以1605600元的價格競拍成功。2019年5月23日,案外人劉某鋒提出,其對韓某濤名下的該處房產享有法定的優先受償權(抵押權),且辦理了抵押登記,但無法提供相關抵押手續,遂委托律師提出查詢申請。

    為依法公平處理本案,2019年5月27日,尉氏縣法院簽發律師調查令,授權對相關情況進行核實。持令律師在鄭州市房地產管理局調取了劉某鋒的房產抵押合同副本。據此,2019年6月8日,尉氏縣法院在審核案外人劉某鋒抵押權益成立后,依法保障了其優先受償權120萬元。目前該案正在順利執行中。

    典型意義

    本案中,案外人就法院拍賣的房產提出異議,但無法提供相關證據,又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調查取證而申請律師調查令,以便提供抵押權證明材料。在查清有關抵押權事實后,人民法院經審核認定其理由成立,支持了其合法請求,有效保障了案外人的合法權益的。

    八、張某蘭申請執行常某國等民間借貸糾紛案

    張某蘭申請執行常某國、江蘇某工程公司、江蘇某建設集團公司等民間借貸糾紛一案,執行標的1800萬元。2017年7月11日欒川縣法院立案執行后,通過網絡查控系統查詢了3名被執行人名下財產,發現被執行人常某國有銀行存款8479.02元,劃撥后發放給了申請人;同年9月12日,欒川縣法院依法對常某國采取拘留15日的強制措施。因查尋不到被執行人的其他財產,張某蘭也表示不能提供被執行人的財產線索,同意終結本次執行程序。2017年12月12日,欒川縣法院依法裁定終結該案的本次執行程序。

    2019年5月14日,張某蘭及代理律師提供被執行人的財產線索,并向法院申請律師調查令,對被執行人履行能力進行調查。欒川縣法院經審核后,2019年5月14日向申請人的代理律師簽發了調查令。持令律師即赴江蘇實地調查,調取了被執行人江蘇某工程公司與蘇州某房地產開發公司的合作協議及相關合同等。欒川縣法院審查認為,依據現有證據不能證明被執行人具有實際履行能力,案件不符合恢復執行條件,不予恢復執行。申請人委托律師參與了財產線索的調查落實,對被執行人的財產狀況有一定的了解,對于法院不予恢復執行的結論表示認可。

    典型意義

    本案中,申請人為恢復對終本案件的執行程序而申請律師調查令,并據此查尋被執行人有履行能力方面的證據。執行法院在審核后雖然沒有支持申請人的訴求,但保證申請人的參與權和知情權,獲得了當事人的理解和支持。

    九、李某申請執行寧某民間借貸糾紛案

    李某申請執行寧某民間借貸糾紛一案,執行標的20萬元。2019年1月,獲嘉縣法院立案執行后,依法向寧某送達了法律文書并通知其積極履行義務,但寧某避而不見,一直逃避法院執行。2019年5月,申請人李某的代理律師稱,寧某在獲嘉縣郊區某處購買有小產權房一套,并向法院申請調查令查尋具體情況。5 月 17 日,獲嘉縣法院審核后向該律師簽發了調查令,同時明確了調查令的使用期限及要求。當天下午,持令律師經深入調查,終于發現了寧某出資在獲嘉縣郊區某處購買的一套小產權房。隨后,執行法院迅速對該房屋進行了查封。目前,該房產正在依法處置中。

    典型意義

    小產權房,是一些地方普遍存在的一種財產形式,因為沒有辦理房產登記等原因,人民法院的網絡查控系統無法發現。本案中,人民法院通過適用律師調查令,充分發揮當事人及其律師的作用,及時發現了被執行人秘密購買的小產權房,推動了案件的執行,保障了申請人的合法權益,收到了較好的社會效果和法律效果。

    十、王某等申請執行趙某勞務合同糾紛案

    王某、陳某、馬某等申請執行趙某勞務合同糾紛一案,執行標的9萬余元。2019年初固始縣法院立案執行后,趙某既不向人民法院報告財產,也不配合法院執行。承辦法官經網絡查控,未發現被執行人趙某名下有任何可供執行的財產。2019年7月,申請人向固始縣法院提供線索,稱被執行人在柳州市某銀行可能有存款。但經查,柳州市某銀行未被納入全國法院網絡查控系統網絡內,執行法院無法進行網絡查控。經申請執行人申請,固始縣法院向其委托的柳州市當地律師出具調查令,對被執行人趙某在柳州市某銀行的開戶存款情況進行查詢。經查,被執行人趙某在柳州市某銀行確有存款十余萬元。固始縣法院第一時間對被執行人趙某在該行的賬戶存款進行凍結劃撥,該案得以順利執行完畢。

    典型意義

    本案中,申請人提供的財產線索不明確,柳州市某銀行又不在全國法院“總對總”網絡查控范圍內,人民法院通過網絡查控系統無法查找到被執行人可供執行的財產。執行法院通過適用律師調查令,由當地律師就近調查并及查尋到了被執行人的財產,既成功執結了案件,又節約了司法資源,收到很好的效果。        


 

 

關閉窗口

体彩20选5计划 怎么看股票指数 六肖中特期期准王中王一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 wp极速飞艇开奖记录 买13万的车怎么去赚钱 组选奖号401前后关系 2018最火的手游排行榜 时时彩一条龙 怎样看七乐彩走势图 舞蹈怎么赚钱 北京快乐8平台 10月14日上证指数 组六稳赚的投注技巧 ewin棋牌害死了我 海南飞鱼体彩 手机充值865棋牌